最高法:資管產品保底或剛兌條款無效,以“抽屜協議”或者其他方式約定,不管形式如何,均應認定無效 - 資訊 - 滕國網_滕州地區綜合門戶網站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資訊>正文

最高法:資管產品保底或剛兌條款無效,以“抽屜協議”或者其他方式約定,不管形式如何,均應認定無效

來源:澎湃新聞  作者:  2019-11-15 19:29:53
保底或者剛兌條款通常不在資產管理產品合同中明確約定,而是以“抽屜協議”或者其他方式約定,不管形式如何,均應認定無效。

11月14日,最高人民法院對外發布《全國法院民商事審判工作會議紀要》(以下簡稱《紀要》)。《紀要》內容涉及公司、合同、擔保、金融、破產等民商事審判的絕大部分領域,直面民商事審判中的前沿疑難爭議問題。

關于營業信托糾紛案件的審理,《紀要》認為,從審判實踐看,營業信托糾紛主要表現為事務管理信托糾紛和主動管理信托糾紛兩種類型。在事務管理信托糾紛案件中,對信托公司開展和參與的多層嵌套、通道業務、回購承諾等融資活動,要以其實際構成的法律關系確定其效力,并在此基礎上依法確定各方的權利義務。在主動管理信托糾紛案件中,應當重點審查受托人在“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的財產管理過程中,是否恪盡職守,履行了謹慎、有效管理等法定或者約定義務。

信托公司根據法律法規以及金融監督管理部門的監管規定,以取得信托報酬為目的接受委托人的委托,以受托人身份處理信托事務的經營行為,屬于營業信托。由此產生的信托當事人之間的糾紛,為營業信托糾紛。

信托公司在資金信托成立后,以募集的信托資金受讓特定資產或者特定資產收益權,屬于信托公司在資金依法募集后的資金運用行為,由此引發的糾紛不應當認定為營業信托糾紛。如果合同中約定由轉讓方或者其指定的第三方在一定期間后以交易本金加上溢價款等固定價款無條件回購的,無論轉讓方所轉讓的標的物是否真實存在、是否實際交付或者過戶,只要合同不存在法定無效事由,對信托公司提出的由轉讓方或者其指定的第三方按約定承擔責任的訴訟請求,人民法院依法予以支持。

對于劣后級受益人的責任承擔,《紀要》指出,信托文件及相關合同將受益人區分為優先級受益人和劣后級受益人等不同類別,約定優先級受益人以其財產認購信托計劃份額,在信托到期后,劣后級受益人負有對優先級受益人從信托財產獲得利益與其投資本金及約定收益之間的差額承擔補足義務,優先級受益人請求劣后級受益人按照約定承擔責任的,人民法院依法予以支持。信托文件中關于不同類型受益人權利義務關系的約定,不影響受益人與受托人之間信托法律關系的認定。

對于增信文件的性質,《紀要》指出,信托合同之外的當事人提供第三方差額補足、代為履行到期回購義務、流動性支持等類似承諾文件作為增信措施,其內容符合法律關于保證的規定的,人民法院應當認定當事人之間成立保證合同關系。其內容不符合法律關于保證的規定的,依據承諾文件的具體內容確定相應的權利義務關系,并根據案件事實情況確定相應的民事責任。

值得一提的是,《紀要》明確保底或者剛兌條款無效信托公司、商業銀行等金融機構作為資產管理產品的受托人與受益人訂立的含有保證本息固定回報、保證本金不受損失等保底或者剛兌條款的合同,人民法院應當認定該條款無效。受益人請求受托人對其損失承擔與其過錯相適應的賠償責任的,人民法院依法予以支持。

實踐中,保底或者剛兌條款通常不在資產管理產品合同中明確約定,而是以“抽屜協議”或者其他方式約定,不管形式如何,均應認定無效

《紀要》指出,當事人在信托文件中約定,委托人自主決定信托設立、信托財產運用對象、信托財產管理運用處分方式等事宜,自行承擔信托資產的風險管理責任和相應風險損失,受托人僅提供必要的事務協助或者服務,不承擔主動管理職責的,應當認定為通道業務。

《關于規范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第22條在規定“金融機構不得為其他金融機構的資產管理產品提供規避投資范圍、杠桿約束等監管要求的通道服務”的同時,也在第29條明確按照“新老劃斷”原則,將過渡期設置為截止2020年底,確保平穩過渡。在過渡期內,對通道業務中存在的利用信托通道掩蓋風險,規避資金投向、資產分類、撥備計提和資本占用等監管規定,或者通過信托通道將表內資產虛假出表等信托業務,如果不存在其他無效事由,一方以信托目的違法違規為由請求確認無效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至于委托人和受托人之間的權利義務關系,應當依據信托文件的約定加以確定。

《紀要》明確了受托人的舉證責任。資產管理產品的委托人以受托人未履行勤勉盡責、公平對待客戶等義務損害其合法權益為由,請求受托人承擔損害賠償責任的,應當由受托人舉證證明其已經履行了義務。受托人不能舉證證明,委托人請求其承擔相應賠償責任的,人民法院依法予以支持。

對于信托財產的訴訟保全,《紀要》指出,信托財產在信托存續期間獨立于委托人、受托人、受益人各自的固有財產。委托人將其財產委托給受托人進行管理,在信托依法設立后,該信托財產即獨立于委托人未設立信托的其他固有財產。受托人因承諾信托而取得的信托財產,以及通過對信托財產的管理、運用、處分等方式取得的財產,均獨立于受托人的固有財產。受益人對信托財產享有的權利表現為信托受益權,信托財產并非受益人的責任財產。因此,當事人因其與委托人、受托人或者受益人之間的糾紛申請對存管銀行或者信托公司專門賬戶中的信托資金采取保全措施的,除符合《信托法》第17條規定的情形外,人民法院不應當準許。已經采取保全措施的,存管銀行或者信托公司能夠提供證據證明該賬戶為信托賬戶的,應當立即解除保全措施。對信托公司管理的其他信托財產的保全,也應當根據前述規則辦理。

當事人申請對受益人的受益權采取保全措施的,人民法院應當根據《信托法》第47條的規定進行審查,決定是否采取保全措施。決定采取保全措施的,應當將保全裁定送達受托人和受益人。

對于信托公司固有財產的訴訟保全,《紀要》指出,除信托公司作為被告外,原告申請對信托公司固有資金賬戶的資金采取保全措施的,人民法院不應準許。信托公司作為被告,確有必要對其固有財產采取訴訟保全措施的,必須強化善意執行理念,防范發生金融風險。要嚴格遵守相應的適用條件與法定程序,堅決杜絕超標的執行。在采取具體保全措施時,要盡量尋求依法平等保護各方利益的平衡點,優先采取方便執行且對信托公司正常經營影響最小的執行措施,能采取“活封”“活扣”措施的,盡量不進行“死封”“死扣”。在條件允許的情況下,可以為信托公司預留必要的流動資金和往來賬戶,最大限度降低對信托公司正常經營活動的不利影響。信托公司申請解除財產保全符合法律、司法解釋規定情形的,應當在法定期限內及時解除保全措施。

據了解,《紀要》的公布對于統一裁判思路,規范法官自由裁量權,增強民商事審判的公開性、透明度以及可預期性,提高司法公信力具有重要意義。《紀要》不是司法解釋,不能作為裁判依據進行援引。人民法院尚未審結的一審、二審案件,在裁判文書“本院認為”部分具體分析法律適用的理由時,可以根據《紀要》的相關規定進行說理。

  免責聲明:網站作為信息內容發布平臺,頁面展示內容的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網站立場,不承擔任何經濟和法律責任。文章內容如涉及侵權請聯系及時刪除。

編輯:admin

金莲送彩金 欢乐麻将怎么作弊送豆 广西快3 卡五星84调几档 棒球比分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走 一道搓百搭松江本土 十一选五河北开奖结 大众麻将猎杀玩法 湖北十一选五遗漏 188篮球cba比分直播 极速十一选五开奖网 莱比锡对赫根比分推荐 体彩排列7 最快最准北单比分直播 7星彩30期开奖结果 互联网理财平台未来发展前景